关闭窗口

情感故事

情感故事_感人的情感短篇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情感故事 - 田家老屋

田家老屋

评分:作者:留馨阁主 [文集]时间:2015-06-10 12:12阅读:  字体:
  田家已经四分五裂了。2009年,随着我五叔搬家以后,田家老屋便只剩下了一块地基了。当然也还和着那世代喝了上百年的水,它依然在日夜不停的流淌,似在欢唱,又像在悲鸣。经过了多年的日晒雨淋、风蚀雪侵,那个老屋地基杂草丛生,一片狼藉。倘若不是还有那么几步石阶和院坝的存在的话,几乎很难看出那里曾经住过人。

  我的祖父在田家老屋生活了一辈子,也是在那里永远地闭上了眼睛。2005年腊月,他去世了,在那个家乡还电都没通的时候,去世了。那一次,他的五个儿子都回到老屋,给他送终。我看着祖父脸上蒙着一叠草纸,头边还点了一个长明灯。就那样,在乌漆麻黑的堂屋里停了整整七个日夜。他唯一的女儿以及四个儿媳妇,装模作样也好,真诚实意也罢,反正都在他的遗体旁哭的死去活来的,嗓子都哭哑了。

  祖父下葬的那天晚上,他的第四个儿媳妇,也就是我的四婶就病了,而且还病的不轻。大伙儿急急忙忙的把四婶送往德江人民医院。于是啊,背地里就有人议论了:“这个老头也真是的,活着的时候吧,就没少折腾,现在死了,还来作怪。真是造孽哟!”家乡的人多信鬼神,所以认为我四婶生病是祖父在作怪。但是,我那四婶的,真正病因是什么,又有谁说的清楚呢?记得那晚,四婶被送到医院后,打起了吊针,但病情却不见好转,后来还是打电话叫给祖父作道场的道士先生做了场法事,四婶的病才有了起色的。

  祖父去世的那段时间,我们正在上课。约一二里的路程,每天来回走读。那几天,我们照样如往常一般。早晨吃了饭,就去读书,然后在学校没心没肺的痛痛快快的玩一天,下午又一起嘻戏着回家。临近老屋时,听见道士先生的钵儿(道器)声音,心里便觉得有些沉重,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回到老屋,也只在人多的时候,才站在祖父的遗体旁看看他,跟着道士先生作作揖、磕磕头,有时候也在孝妇们哭丧时,偷偷掉两滴眼泪。祖父下葬那日,天空灰蒙蒙的,凛冽的寒风一股劲的刮,院门口的枯树上站着几只黑鸦,有一声没一声的叫唤着。那口装有祖父遗体的棺材被抬到院坝里。

  不一会儿,那几个道师先生念着经文,在棺材边转起了圈。田家后人跟在其后,机械似的随着先生的顶礼而顶礼,弯腰而弯腰,那便是所谓的游丧了。后面,随着先生手中的剑样铁器落下,棺材上放着的装有木灰的瓷碗应声而破。一旁早做好准备的中年力士们一拥而上,棺材便缓缓的动了,孝妇们的哭声也洪水爆发似的发了出来。那一刻,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看着渐渐远去的送葬人群,我知道,再也见不到祖父了,眼泪便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那些与祖父共同经历过的事情也如放电影一般,一一重现。

  1998年,犹如晴天霹雳,我家发生巨变。在那个雪花漫天的日子里,母亲去世了。在父亲嚎啕大哭声中,祖父把我们姐弟三人拉去了田家老屋。那时候,我们并不喜欢爷爷,他很凶,说话声音也特别的大,总之,就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此后一连许多天里,我家聚集了许多人,那会儿的气氛异常的压抑。那时候我还小,什么都不懂。我不会为什么事情而伤心难过,除了被别的小伙伴欺负,或者被父亲打了的时候。就那样,我连最后记下母亲的样子的机会也错过了。母亲走了,从我们的生活中离开,从世界上消失。

  后来的两年中,我家萧条到了极点,父亲也曾几度崩溃,我常常从用包谷杆扎起的墙壁缝里偷偷看他在院子里抹泪。慢慢的,我懂得了什么叫沉默,什么叫忧郁。而自从母亲去世以后,祖父对我们的态度也有了大大的改变。他不再凶我们了,有时候也把好吃的东西给我们,这些是他对他其他儿孙所不曾有过的。从祖父的眼里,我也看到了什么是同情、怜爱。

  我们渐渐都不再讨厌祖父了。

  2001年,我六岁,父亲把我送进了学堂读书。由于家里的经济实在困难,父亲不得不将我们姐弟托付给祖父后,随着五叔外出打工去了。我们与祖父相处的日子从那时正式开始。那一年,妹妹四岁,姐姐九岁。我不知道大人们是否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反正年长我的姐姐没能和我一起去上学,而是在家帮忙干起了农活。

  我们祖孙四个人(祖母已经去世,比母亲早三年)便住在田家老屋了。每天早晨,在祖父的呼唤声中醒来,吃了姐姐做的早饭,我便去上学,姐姐上山帮忙干活,而妹妹则在院子里与邻居家小朋友玩耍,过家家。至于祖父,平时基本上是见不到他的,因为他总是很忙。早上,老早就把我们叫起来后,他便顶着斗篷出门了,手里拿着锄头或是镰刀,到了晚上很晚才回来。

  他往门前的石凳上一坐,搓一根草烟塞进他那根长烟筒里,再拿出他那老式的煤油打火机点燃,美美的吸起烟来。完了才吆喝着叫姐姐或者是我给他打洗脚水洗脚,最后再用他刚洗过的手锊锊他那引以为傲的长胡须,才进屋吃饭。我们每天的日子便这样过着,虽不富足,却也安乐。暑假时,父亲回来了,外面的世界虽然美好,但钱却难挣,他两手空空的回家来,但我们依然高兴。

  那个假期,父亲便留在家里,帮着祖父干点农活。他也经常和我讲话,告诉我一些做人的道理和原则。新学期开始了,父亲又要外出,但是他把妹妹带走了,还把姐姐也送进了学校读书。这对姐姐来说,自然是很高兴的事。领回新书那天,她乐此不疲的一遍遍翻看着并不认识的课本。祖父看着看着,眼泪也就流下来了。

  妹妹也离开了,田家老屋只剩下三个人,偶尔会感觉空落落的。祖父每天还是那么忙,我和姐姐每天除了上学,也帮着干点力所能及的事。像放学后打点猪草啊,周末帮忙除除草啊、浇浇水啊什么的。虽然辛苦,但是一样开心。

  那年的中秋节,月亮特别大,特别圆,也特别亮。田家老屋屋檐上的片片青瓦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屋后的水竹林也在月光的映照下呈现出一片银白。我们祖孙三人一同坐在院子里,吃着祖父亲手做的月饼,听他讲那过去的故事,无意中也提起了田家的以往历史。

  那大概还是清王朝的后期吧田家还是祖父的祖父当家作主。事实上,田家一姓向来就没出过什么名人,我的先辈们就更没有了。或许当年田家先辈们的威风只在我们那个小地方闻名吧,至少外面的人是不知道曾有那么几号人物的。祖父说起他们的时候,很是庄严。他抬头望着月亮,痴痴的似在回忆,又似在发呆。良久,似乎理清了思路,才喃喃的道:

  “你们是不知道,在我爷爷当家做主那会儿,田家可是相当了得的。那时,在爷爷的带领下,不过数年,便把中等的田氏家族发展成了整个杨坪数一数二的大家啊。当时我大伯便是爷爷的得力助手。记得有一次,一伙土匪抢了李家湾一户人家的钱财,还把人家的女儿虏了去。那李姓人家本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能有什么办法呢。于是,只得向靠的较近的田家求助了。我爷爷也爽快的答应了人家,第二天便带着大伯,拿着枪支,上土匪山了。

  在土匪的山门前一棵大树旁与敌人展开了大战。如此周旋了半日,总算是打跑了土匪,救出了李家姑娘。爷爷个大伯也受了伤,要不是当时的枪威力不大的话,可能结果就不得而知了。经过那次事情以后啊,田家在杨坪就更有威信了。在我爷爷五十多岁的时候,田家已有百于口人了。于是便在这里建了一座漂亮的楼房。看这儿,还有那里,以及这边,这当年可都是房子啊!”

  祖父说的很激动,他用他那刚刚四处舞动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似乎很回味。我看了看左边,再看看右边、后边。可是,除了正面有一座还算得体的楼房外,其它方位都是空落落的嘛。

  “爷爷,这几边都没有房子咧!”姐姐看着爷爷,说道。

  他摸胡子的手停住了,向两边看了看。

  “没有?对哦!可是,我说是以前嘛!”

  “那后来呢”我双手托着下巴,直直的盯着他问道。

  祖父似乎很失落似的,摇了摇头,再叹了口气,才说道。

  “后来,后来啊,那就是田家的心酸史咯!我父亲十一岁那年,奶奶不小心从楼上摔了下来,折断了腿骨和肋骨。我那在外经商的爷爷听说后,急急忙忙往回赶。在石马三沟因口渴下马进一个洞喝水。不料,仇家竟然躲在洞内,他们见到我爷爷就打,可怜我爷爷他连枪都没来的急拔就死了。后来的几代田家家主越来越弱,好在当年的仇家并未赶尽杀绝,田家才得以延续到了现在啊。

  这两边的房子其实早在十五年以前都是是在的,后来你大伯,二伯,你父亲,以及你四叔和五叔相继分家,老屋便被拆了,就连院门口有两棵大杉树,都被你四叔建房子时,砍了去当柱头了。到如今,曾经那个漂亮的房子便只剩下这间小屋子咯。唉!现在,田家人已是四分无裂,各奔东西,那个杨坪数一数二的大家算是彻底没落了!”
www.duwenz.com
  祖父仰头仰望这天空,讲完了那席话,大家都沉默了。月亮还是那么圆,那么亮,只是较最初稍稍移了移位。院门口的树林里偶尔传来一两声猫头鹰的叫唤声,邻居家的牛棚里也间或传来阵阵躁动,在那原始森林般的树林的包裹下的小村庄里显得格外清晰、明朗。祖父或许是太累,竟躺在他那张自制的椅子上睡去了。白日里的余温渐渐退去,开始稍稍有了点寒意。姐姐从屋里拿来一件大衣给祖父披上,便上楼睡觉去,我也洗了脚去睡了。我不知道那晚祖父是何时起来进屋的,反正第二天,我们又是从他的呼唤声中醒来。

  日子就这么过着,时间如山间的泉水,一点点的流逝了。转眼之间,我们与祖父一起已经生活了三年。父亲把妹妹接走后第二年又送了回来,我家的境况正在逐渐好转。祖父每天都还是那么忙,只是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偶尔会感冒活是腰酸,亦或胃疼。今年来的一起生活,我们几乎尝尽了所以的酸甜苦辣,也深深的依赖祖父了。曾经那些老掉牙的像什么“悖时砍脑壳的”、“着冷水急了啊”等训人的话语听着也不再那么讨人厌了。又过了不久,父亲便回来了,把我们那个多年无人居住的破屋打理了一番,还请来木匠装修了墙壁,我们一家就搬回去住了。

  从此,田家老屋只剩下祖父一个人,他孤不孤单,很少有人过问,我看了感觉有些难受,但也仅仅就那样而已。我一直在读书,到2005年,我已经在上四年级了。在那过程中,我也因成绩优越而多次收到祖父的夸耀,他总喜欢跟别人介绍我,尤其要强调读书是何其的厉害。而当我听到这些,就会有一种莫名的热情。我认为,那是一份至高无上的荣誉,因此,我要更加努力的学习,绝不让祖父的话成为谬论。多少年了,我一直在读书,而村里那些被认为比我聪明的人多已外出打工去了。也许我与那些人是没什么区别的,但无可否认,祖父的话在很深的程度上影响着我。

  冬季很快来临了,祖父不辛得了疾病,而且比较严重。辗转走了许多医院都无成效,便只好转回家里休养。冬月初,祖父的病情加重,眼看就快不行了。在他本人的强烈要求下,我父亲,伯伯叔叔他们合计着给祖父做了副棺材。便在我十岁生日那天,棺材做好了。祖父奇迹般好了似的,从病床上起了来,看了看许久那副为他而做的棺材。仿佛在笑,又仿佛在怨“便是这个样子么?”无人应答,二叔给他算了算,结果是如果他老人家能挨过那个冬季,便可再活七年。(乡村有种说法,做棺材的人可以根据做棺材时的一些现象,推断出当事很能活多久)

  冬月很快过去了,腊月又过了十多天。就在那个灰蒙蒙的早晨,大伯,二伯,父亲,四叔,五叔,以及姑姑和我那四个婶婶都站在祖父的床头,亲眼看着他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二伯的预言最终落了空,但那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祖父他或许真的是太累了,所以他睡去了,这一睡便不再起来了。

  每次回家,总会去田家老屋遗址看看。那个曾经盖有漂亮楼房的地基越发变的狼藉了,甚至它的地基模样也快被厚厚的杂草湮没。也许还能从那被翻过的泥土里找到一两块碎瓦片吧,其它的就什么都没有了。祖父说过,田家已经没落了,只是真的是没落了么?是树长大了都要开枝散叶,是鸟长大也要离巢远飞,或许这是兴荣的表现,或许也是真的没落了。

  【作者的话】写这篇文章时,用了几天,也哭了几场。爷爷的影子还在脑海里回旋,母亲的样子也完全忘记了,那些往事却渐渐远去......
  (文/留馨阁主)
  首发必发365乐趣网投:/wenwz/1015513.html
  必发365乐趣网投评分:9.9
  作者个人主页:留馨阁主的空间
本文作者(留馨阁主)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沿川记
1939年农历腊月分,我在沙子坡碾房(地名:今贵州省铜仁市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中寨镇红色村沙子坡组)出生了。在我的上面,还有一个比我大的哥哥,后来,家里又增加了弟弟和妹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都健康、快乐的成长着...
江边的故事
我总喜欢一个人躲在无人的角落里写写只属于自己的心情。在我的作文里,有着与俗世何其相似的另一个世界,不同的是,里面的一切都完全受我的支配和控制。有人可能会认为是在逃避现实,如果要牵强一点来说的话,倒是可以如此认为...
谁是凶手
已是下午了,天气酷热不过,刘老汉与老伴颤微微的站在院门口张望。许久过后,才见到几个人影从远处的河道边走来。刘老汉的眼睛异常好使,一眼便认出了来人正是自己的孙儿大毛和二毛。大毛走在前面,他身材稍大点儿,二毛紧跟其...
危险 危险
最近感觉好像对什么事都特别敏感。也许是害怕,我走路要小心,说话要小心,连吃饭也要小心。突然间觉得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尘世竟是如此的没有安全感。前几日,学校里比我们低一级的一个女孩不知何故,竟投水死了。虽然不知道究...
编辑寄语
泽熙
泽熙:这是我看的第一篇文章,写的不错,想到了我奶奶去世的时候..
2015-08-02 11:07 | 60.222.104.*
子若愚
子若愚:最怕写亲人,因为不敢去回忆那些悲伤
2015-07-29 11:15 | 111.20.20.*
作者回复:没事儿,真正的成长需要去正视你的一切
、期兮
、期兮:看这篇文想起我的父亲我的爷爷,唉……
2015-06-28 23:41 | 117.190.185.*
作者回复:额…情感也很丰富
飘云
飘云:写得不错!敢于表达!
2015-06-27 06:21 | 117.26.14.*
自性
自性:写的真好,太捧了
2015-06-22 17:55 | 123.52.115.*
ぁ 安之若素
ぁ 安之若素回复作者:真诚最能够打动人
2015-06-22 14:18 | 111.37.21.*
ぁ 安之若素
ぁ 安之若素回复作者:真诚只能够打动人
2015-06-22 14:17 | 111.37.21.*
作者回复:然后呢?除了发动人,还需要有什么
ぁ 安之若素
ぁ 安之若素:读了你的两篇文章,每一篇都让我很感动
2015-06-20 23:27 | 111.37.21.*
作者回复:真的有那么大感染力??
涔云
涔云:我没有能力来评论这篇文章,只是觉得感情浓烈,颇有些讽刺意味。
2015-06-17 18:47 | 60.223.140.*
真情黯然
真情黯然: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2015-06-14 13:10 | 117.136.37.*
弑
回复作者:因为这样,心才会多变而不可捉摸。...
2015-06-13 22:31 | 221.11.62.*
谱写我们的故事
谱写我们的故事:忆往昔岁月,仿佛就在昨天一样,人世间,只有情最难得。
2015-06-13 20:48 | 223.104.94.*
弑
回复作者:...,痛的多了,也许,就不由得人了
2015-06-13 11:57 | 10.202.195.*
作者回复:不见得吧,万相皆由心生
谱写我们的故事
谱写我们的故事:哎,谁没有伤感的事,谁没有忆旧的心。
2015-06-13 11:07 | 223.104.94.*
作者回复:嗯,心怀感恩,勇敢的面对生活吧
夕阳?无缺
夕阳?无缺:怀旧吗?其实许多人都对以前念念不忘,加油吧
2015-06-12 00:53 | 10.166.241.*
作者回复:趁现在还能回忆,还愿回忆……
弑
回复作者:,时间...,还有其他,终究是可以的...
2015-06-11 23:10 | 10.135.212.*
作者回复:可是,在遗忘的时段里,人总是痛苦的
弑
:如果记得影子是一种痛苦,就忘了吧,留下最真挚的爱,就够了...
2015-06-11 10:09 | 10.38.81.*
作者回复:好是好,不过难做到而已
心海
心海:倾诉亲情,总让人心里暖暖的。
2015-06-11 08:05 | 211.140.18.*
作者回复:是啊,亲情也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
去远方
去远方:这次是看的我都哭了!写的太好太好了,我的心被你的文字紧紧地抓住,抓得我心很疼,泪水不知不觉就湿了眼眶。
2015-06-10 19:58 | 123.187.163.*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