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故事

心情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心情故事 - 午夜愿灵

午夜愿灵

作者:伤逝 [文集]时间:2016-08-02 16:55阅读:  字体:
  一
  我叫夏木,是一名高中化学老师.我跟其他人一样,一样生活的很平凡,一样是早上忙忙录录,晚上一觉到天明.就是因为平凡,所以明明中我的生活就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动
  
  二
  生活就是这样,往往在一些事情发生前 都是没有一点征兆的 是那么的自然 自然到你都来不及反应 没由来的你就会陷入一片恐怖之中
  
  三
  我所在的学校处于外省,所以我一直是住在宿舍里的
  而我呢 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就跟父母要了一比钱在郊外买了一套很小的公寓,小是小了点,不过一个人住到也足够了,最主要是价格惊人的便宜.房间是一室一厅,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可能是以前的房主要移民的缘故 所以留下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和日用品,收了钱便不见了踪影.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他们说什么也不让我住进去 说什么 价格这么便宜肯定有什么问题 要我不要住进去在以低价转让出去,他们说房价这么低一定有问题.
  我知道他们一向很迷信,所以没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执意搬了进来."鬼神"我对这一说我向来不信,我决得那些都是封建迷信的东西,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一套
  
  四
  现在想来真后悔当初没有把他们的话听进去 起初住起来到也平静,这到是和了我的意,每天除了工作也没什么事情可做 决得无聊了的时侯就找几本书往客厅的沙发上一窝,天 在也没有比在自己的房子里做自己喜欢的事更舒服的事了.
  可是这份舒服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一切太突然了,都没有给我一点缓和的余地,就在我住进来一个月的一个周日的晚上,就有奇怪的事就发生了 我记得那晚风很大又停了电.所以吃过饭后决得没什么事可做 就简单的梳洗一下便去睡了.大概在午夜十二点左右我记得当时我睡得很熟似乎还做了梦突然客厅的电话把我吵醒了,我很生气,随口说了句大半夜的谁这么闲,穿上拖鞋,披了一件上衣.便像客厅走去
  到了客厅,走到电话旁,习惯性的等了一下,我也记不清这个毛病养了多久,好像已经成为改不掉的习惯了 因为我特别喜欢这个和旋,卡秋沙.缓了一下我拿起了电话,冲着着话铜没好气的嗯哼了句
  喂 谁呀 喂 喂谁呀 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还让不让人睡了 可等了半天也没有人回答 于是我没好气的把电话挂了 大半夜的 还真是闲 我又嘟囔了句 就准备往卧室走
  我还困着呢我 还想接着睡呢 不知道是谁搞这种恶作剧扰人好梦.可还没等我转身 它又响了起来, 喂 谁啊 我拿起电话满心的不耐烦 说话 喂 谁呀 我喊了几声 可是电话那头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就这样接了挂,挂了接 反复了能有三四遍.当电话在次响起时,我的血液几乎升到了头顶.我愤怒的抓起电话便骂了起来XX啊 可是对方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当我骂完刚想挂线的时候 电话终于有了反映。
  起出是啊 啊 呜 呜的声音,接着是一阵刺耳的尖咛,之后话铜里就传出来一个低沉的仿佛来自地狱班冰冷的声音 那个声音的主人对我说:我会来的,会来找你的,不会很久的.最后就是一连串的嘟嘟声
  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啪叽 话铜就从我的手中划落到地上,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 顿时 我感到我的身体在不住的颤抖 脑子也一片空白血不住的往头上窜.本能的我后退了两步我双手砥柱了墙壁 于此同时我感到了我的背后升了一阵凉意 而这股凉意正一阵阵从我后面的墙壁传到我的脊柱上,顿时我感觉我的手心不住的在冒着冷汗.为什么?我什么我会有这种反应 是那个声音太过冰冷吗 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我仿佛置身在冰冷彻底的谷底 我还记得那个声音 她就像是来自地狱般阴冷 阴冷至极,时在 实在是太令人感到恐惧了.
  茫然的我站了很久,直到我的双腿感到疲惫,我才发决自己有多么的可笑,多么愚昧
  我为我的愚昧感到可笑,迈开步子缓缓的我走到电话旁,把它放回到原来位置.
  无聊.一定是哪个无聊的人在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呵呵
  
  五
  隔天,我问便了我所同事和朋友,其实这里的所有指的所以只不过是一些学校的老师和几个我最要好的哥们而已 我问他们是谁开了这种无聊的玩笑.可他们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对我说:你不是在做梦吧?便哄堂而笑.他们这一笑 我倒真以为自己在做梦了,但是我总感觉那并不只是梦 更不可能会像梦那么简单.
  自那以后,每个周末都会有同样的电话在午夜的十二点准时打来,一样是那个深沉的仿佛来自地狱般冰冷的声音对我说:我会来找你的,不会很久的,接着还是那一连串的嘟嘟声,从此我在也没有办法安心的睡个好觉了.
  
  六
  今儿 又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又是一个让我恐惧不安的日子,我把自己紧紧的关在卧室里,一个人坐在床上,"心"就像涨了潮的潮水一样无法平息,坐在床上我久久的不愿移动一下,生怕这一动就在也动不了了.
  时间过的好快,转眼墙上的十英中的时针已经指像十一点四十九分了,在有十一分那可怕的时间连同那可怕的电话就要响便这幢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这一刻真的太快了,我在紧张中度过了恐怖来临的每一秒 我真的好希望下一秒时间会停止,但是我又知道那终究是不可能的,它是不会因为我的恐惧而停下
  终于午夜的钟声还是伴着那可怕的旋律"对"是可怕的,它不在是那首我最爱的那首旋律了 它像尖刀一样刺穿我的耳膜,我的心开使无规律的乱跳,几乎要冲出胸膛,这种压破感让我无法呼吸.
  为什么?为什么我无法控制自己 我的双脚就像着了魔一样,我只能认贫没有意识的双腿拉着身体 无意识的我站起身,一步步的像前挪动着 我感觉我整个人 整个身体 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傀儡一样 任人支配 任人摆布.还不仅如此我的手也同样也失去了控制 颤抖的我拿起电话,我的心 我的心就像要从我的喉咙里跳出来一样.甚至,我甚至看到一只血红的沾满血的魔抓,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看到那只只有骨头的手一点一点的收紧,不 不那已经不可以称之为手了 我看到了血正从我的嘴里流出来,落在了那张老旧的羊毛地毯上.地毯被血染成了红色 显得那样刺眼.
  此时此刻多么希望有谁能来帮我一把,把我从这里带走.我更希望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梦,一场恶梦.当梦醒一切又会恢复到正常,可这一切是这么的真实.真实到你不得不成认它是真的,不管怎样我还是听到了那个声音 低沉的仿佛来自地狱般冰冷的声音对我说:我会来找你的,不会很久的 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嘟嘟声.
  天,我整个人就像掉进了黑洞一样跌做在地上,我感觉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这时灯突然灭了,紧接着又突然亮了起来.随即又变得暗黄.屋里很静,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我好像听到有哒哒的声音。是什么声音 水龙头 对是水龙头的声音 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呢 卫生间么?怎么可能 我明明记得有把它关好 怎么可能还会有水声呢?
  莫非......我不赶在想,此时的窗外参透着一片漆黑 就像一张大口要把整个世界吞实一样。我不敢往下想 我感到了无比的恐惧 能给我一点安慰的也只有那点淡黄的灯光了,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回到卧室的了,在我的印象里只有那个可怕的令我窒息的电话
  回到卧室我机械的扭过头 看着门我松了口气,墙上的钟仍在哒哒的走着,抬起头看了一眼钟已经过了一点,看来今晚一切终于过去了,垂的手不自然的往裤子上擦了擦冷汗,估计今晚又是一个无眠的夜了。
  对于这一切我没有选择,因为我没有选择死亡的勇气。直的得庆幸的是我还能够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七
  有些时候你越不想面对什么。什么就越会在你身边出现,就今天,下午 ,在下班回来的路上 我目睹了我曾教过一个班上的一个女同学被一辆急驰而来的卡车碾在了车轮底下,血渐得四处都是同时也渐到我的身上和脸上,我看到她的脸因痛苦而变得扭曲,因为司机一个后倒她的头再次被车轮挤压的扁扁的,我看到了她左眼 眼球从空洞的眼眶里掉了出来,脑桨混合着血液流了一地。
  她死了,是的她死了。在死之前有过一翻挣扎,可这挣扎是无奈的,是徒劳的,毕竟她还是输给了死神,
  站在那 我呆呆的立了好久,只到一个骑车的人从我身边撞过,我才缓过神来。
  我不想感慨人生,可人生太多的不期然,不敢感慨命运太无常,因生命是这样的翠弱 这样的别无选择,它会在你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就这样的被无情的夺走 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无情的夺走了曾经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女孩啊 而此时此刻就这样躺在血泊中。
  突然,我看到 ,她那张变了形的脸正转向我 对着我微微一笑,那笑容是那样的邪恶。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笑下了一跳,整个人顿时回过神来 我像疯了似的跨上车子,头也不回的一路骑到了家。
  下了车 我冲进门 一轱辘的坐在地上,我问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难到这就是死亡前的来临吗?伸手摸了一下脸上半干的血液粘呼呼的一阵恶心反了上来,我跑到卫生间一阵狂吐几呼把胆汁都吐了出来。吐过之后我洗了个冷水澡。回到卧室后不知怎的一阵倦意袭了上来,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总睡不好的缘故?
  咚,我整个人像失去重心一样倒在了床上。恍惚中我好像感觉自己站在一个空旷的旷野,四周漆黑一片,蒙蒙隆隆 我好像看到一个女人像我走过来,但是我却怎么也看不清她的脸,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她好像在对我笑。
  慢慢的她由远而近, 我看清了 我终于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多么美的脸,美的好似不是人间物。为什么?为什么,那么美的脸却布满了优伤,那双美丽的眸子里透出的不是美好而是无限的哀怨。
  好疼 我感觉我的心好疼没有理由 不知怎么她就是会让人怜生疼惜 她的长发就像跟黑夜借来的一样随风飘摇 那么美 美的那么凄凉 她的脸色是那样的苍白 白的仿佛一点血色也没有。
  她还在像我走来,一步 两步 我在心里数着她在靠近的步伐 几乎我就没有把眼睛从她身上挪开过,直至我看到了她那双冰冷的眸愤怒的盯着我 我才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出于本能我后退了两步,我不知到我为什么退,可能是因为她的眼神 让我生出一种不详的感决给仿佛接下来就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
  突然我看到她的刷的脸拉了下来,随即她的脸变得狰狞恐怖 瞬间她的美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的笑瞬间变得邪恶无比,她面目狰狞的一步步的走向我 她在一点一点的向我靠近。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了一跳,这一刻我好想逃 可我的脚根本挪动不了分毫,我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 看着她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就这样我傻傻看着她的那张脸 从美丽变得奸诈在变得面目狰狞, 更让我感到害怕的是 他的脸不知从什么时候开使一点一点的腐烂 一点一点的在发生变化 现在我看到的这张脸不在美丽转而却是丑像百出
  看着她的脸我几乎都要吐了出来 可还是忍住了
  这时我看到她的身体出现一道道的裂痕,一股黑血瞬间从她所有的毛孔里透了出来。脸上的皮肤也开使一块块脱落露出脂肪与烂肉并且还不时发出一阵阵恶臭上面还有一条条白色的蛆虫在蠕动着
  突然她面目狰狞的对着我大笑,那笑容是那样可怕那样邪恶,而在她笑的同时鼻腔里还不断的流出黑黄色的液体,与此同时她用那种极其尖锐的声音对我说 呵 呵呵 我来了 我来找你了 你还记得我么 ,上帝 我听到了什么 这不是日夜折磨着我的那个声音呢 怎么会在这 在这里听到 这是哪 这里是哪谁能告诉我 我在心里呐喊着 我想对他说 谁 你是谁 可是我的喉咙就像被一万根鸡毛咔住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只能看着她转过身向反方向走去,而她手里好像抓了什么东西 绳子么 ?是绳子 我很肯定是绳子可绳子的另一端好像栓了什么 ,是什么呢?当我真正看清的那一刻,我几乎吓的魂非胆破。
  她的手里绳子的另一端不就是今天被撞死的那个女孩么!女孩用她那只空洞的眼窝看着我 对我邪恶的一笑,同她的笑 一样邪恶 一样令人恐惧不安,然后我到她们慢慢的走像黑暗之中。
  我在也受不了了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喊了一声 然后我醒了过来。
  坐起身 我看见枕头湿了一片。我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记得刚刚做的那个可怕的梦。是梦么我又在问自己 要是梦怎么会是那样的真实 仿佛刚刚的一切就是出现在我的眼前一样 然后随即消失一样 但他确实是场梦 就算我再怎么记忆由新 在怎么质疑 毕竟它就是一场梦 一场噩梦 但我知道 那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噩梦那么简单 背后一定有什么寓意
  
  八
  叮叮叮叮 一串急促的门铃声突然响起 这冷不防的门铃 又把我刚刚平复的心下了一跳。
  这么晚了会是谁?叮,叮叮叮叮门铃一声不接一声的,根本不给你思想的空挡 就好像催命一样。
  走到门前,我从猫眼里看过去, 奇怪什么也没有啊,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种不安的感决 总感觉好像会有事发生。想归想 最终我还是决定把门打开了。
  怎么会是送花的?不对啊!我并没有订花啊 而且我在这个城市并不认识什么人啊 怎么会有送花的 难到会是峰 您好 请问您这花是不是送错了 没错 就是你这个房间没错 送花的没好气的说 不可能的 绝对是错了 怎么可能会有人给我送花呢?况且还是这个时间 这也太奇怪了吧,是峰?我又想了一下 不 一定不会是他 他小子哪有这份心。
  先生?先生。先生?
  哦,哦对不起。我抓抓头 看着送花的服务生不削的眼神 我感到很不自在 于是接过他手里的花 想往回走
  你是夏目先生对吧
  对 是的 我就是。
  那麻烦你在这里签收下
  摸摸裤子我从兜里找出一张50元递给他。这是给你 收下吧
  好的,谢谢 那我先告辞了 不打扰你休息了。
  嗯,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下您,您知不知道这花是谁送的。
  不好意思 先生诉我不能奉告客户有说保密所以我无权过问,那我告辞了。
  我刚想说在说些生么的时侯 却被他突然的一笑给惊住了。那笑容竟然显得那样邪恶奸诈,是我看错了么 我没有勇气在抬头看他一眼马上把关好门,我把手里的花从头到尾的看了一变 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忽然我扫到一张纸片,拿过纸片我仔细的看了看,上面竟然用红色的墨水写了一行鲜红的小字,我会来找你的,不会很久的。
  翁我的头像炸开了一样。不顾一切的我把手中的花往地上一扔。
  叮,叮,叮,这时门铃突然又响了起来 那门铃声同样的显得那样的尖锐刺耳,我像发疯了打开了门 在也受不了 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了 我像疯了用力的掐了下去。
  咳,咳。夏,夏目,是,是,是我啊。我是尚峰啊 可当时的我哪里听得进去啊 我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就像疯了一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掐住了尚峰的脖子 只到尚峰给了我一击闷拳 我才稍微清醒过来
  你疯了 你想掐死我啊 你说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九
  看到尚峰 我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趴趴的倒在了他身上 我无力的看着平日里 唯一的死党 我不知该说什么 我发誓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这样的恐惧 这样的无助
  尚峰把我扶到客厅 像塞棉花一样把我塞到了那张旧沙发上 随既又给我睇过一杯水 他自己也顺便做坐了下来
  说吧 到底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看看你最近整个人像变了个人似的 魂不守舍 每天神神秘秘 工作提不起精神 给你打电话也不接 要不接了就话?这不今天你妈给你打电话都打到我这了 所以我才决定过来看一下。
  我 我 尚风 我说了你会不会以为我疯了 我 我好像撞鬼了
  什么 你说什么 我看你是真的疯了 亏你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还为人师表 怎么会说出如此荒唐的话来
  真的 是真的 尚峰你相信我 你难道还不了解我么 我比任何人都讨厌这一套 难道你不了解么
  这到也是
  而且 而且你什么时候见我开过如此荒谬的玩笑
  看着我如此认真 尚峰也没在说什么 只是认真的看着我说 你把刚才的话在对我说一遍 然后在把整件事的原尾 原原本本的给我说一遍 我们是哥们 不管有什么事我都会与你一起面对的
  看着尚峰 我的哥们 我真不想让他也绞这趟浑水
  于是我坐正了身体对他说你走吧 这是我自己的事 不要你管?我就是今天多喝了两杯 有点喝高了 其实也没什么 就是最近工作上压力比较大 见到好哥们你就发了彪
  可毕竟是这么久的哥们了 他一眼看穿我是在撒谎 只是白了我一眼 说着 就躺在那张老旧的羊毛毯上 拽了一个靠枕 给了我一句今儿我就住这不走了 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我瞄了眼墙上的钟 11点半了 马上就到12点了 12点那个可怕的电话一定会打来 在看眼尚峰根本没有走的意思 算了还是说实话吧 到时他走不走就由他了
  于是我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对他说了一遍 从住进这房子的惬意到后来发生怪事的恐慌都对他原原本本的说了 听我说完 尚峰傻了一样 楞了一会 突然他突然噗的一声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你还真搞笑编这么一个故事来骗你的哥们 别逗了你?奥
  风 我没在开玩笑 马上 真的马上时间就到了 若你不走以后如果可能那样的事同样发生在你的身上 我真的不敢在想下去?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难道有我一个还不够么 你走吧 快走吧 在不走 真的来不及了 到时候你要后悔都晚了
  是么 那就让她像折磨你一样来折磨我吧 我到要看看
  时间真的过的好快 离午夜的整点就差一分中了 看了眼放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电话 那样的安详 谁知道一分钟过后它会是个什么样 会不会张着血盆大口把我们吞噬还是从里面伸出一只魔抓把我们一个个拉向地狱 还是 想到这我就怕
  太快了 我知道无论我怎样抗拒这一刻还是真的来到了 同样的旋律 同样的熟悉 同样的刺耳
  夏木 你楞在那里干什么 去接吧 有我在 没什么的 我到要看看它有什么本事
  可…算了 还是我接吧 看你的脸都青了
  尚峰像没事似的走到电话旁边 拿起电话对着话筒听了半天 根本什么都没有
  你听吗 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一定是什么恶作剧电话 像现在这种恶作剧的电话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 我就看到他的脸上呈现了比死还难看的表情 连滚带爬的 我爬到他身边从他手中接过电话只听到电话 没办法我只能这样形容自己因为当时我确实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经过这大半天直至半夜的折腾 我是实在站不起来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 我听到电话另一头 一个哭泣的女人冷声的奸笑飘然而入,那哭声随着话筒传到我的耳朵里 我没由的打了个冷战 突然那哭声化为凄厉的尖叫,深深刺入我的耳膜 我痛苦的丢掉话筒 捂着耳朵 看到我此刻的样子 尚峰一震。
  我知道他一直认为为是我在和他开玩笑,所以丝毫没有任何心里准备,可现在他竟然被这突如其来的现实震得倒退一步。
  转过头却发现尚峰面如死灰的看着我 随后我也感到后背一阵阵发凉 却怎么也不敢转过头去 就这样楞再那里看着死党比死人还难看的脸 不敢挪动半步
  我好冷 电话里那哀怨的声音再度浮起飘忽凄沥 我会来的,会来找你的 字字句句都透着一股寒气
  突然,我只觉得脖子上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冰冰凉凉的 又似乎像有水滴下来。我心里一紧,抬头向上看去,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房顶上不知何时竟然多出一大摊血水 血水正一滴滴 滴在我的脖子上 在看尚峰 脚上竟然多了一双手 是的一双手死死的抓住尚峰的脚 我想动却怎么也动不了好像是被什么东西从后面抱住 不能移动半分 而头顶的血水也在慢慢扩延 慢慢的往下滴
  靠,这 这一切都xx的幻觉 我听到尚峰暗骂到,终于我挣脱了那股力量 抓起楞在那里的尚峰就往门口冲 但是到了门口我用尽吃奶的力气 也拉不开门 没办法我又拉着尚峰往卧室跑 看是否有什么转机 就在我刚刚打开卧室门的那一刹 他突然回头看了一眼 被扔在那里的电话 不看不要紧 这一看 简直要了我的命
  我看到话筒里正有一个女人兮兮嗦嗦的顺着那个红色的话筒往外爬 忽然那个女人冲到尚峰的眼前 就停在了那 然后狰狞的奸诈的对他说 谁让你多管闲事 谁让你多管闲事 呵 呵呵呵 你们别想走 一个都别想走 都要留下来陪我 留下来陪我?我知道虽然尚峰胆子大但也经不过如此恐怖的怪事 一下子让他面对这样怪异的事 他会变得这样也是理所当然
  就在我乱想的时候 那冰冷的盯着峰的面孔又转像了我 我看到她 那个女人面部没有任何表情,僵硬的就仿佛如石像般
  我和这个女人就这样面对面的望着,突然,这女人的头猛的向后折去,在脖子折断之处被撕裂出一条缝隙 那缝隙里黑黝黝的,没有血肉也没有骨头。从那缝隙里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正在蠕动的驱虫 转眼那间些蠕虫从里面 一堆堆的爬出 黑色的肉虫伴着白色的液体滴落在地上 看的我一阵阵反胃 然而还不只这些我又听到从女人嘴里发出斯斯啊啊的声音 转既 她便向我扑了过来 我怪叫一声,狼狈的后退几步,却差点踩到身后的尚峰
  抓起峰 我像摇波浪鼓一样 摇着他的身体
  峰 你振作点你给我振作点 否则我们都得完蛋 听到我的话 峰终于有了反应
  他无力的看着我 然后抬起头 夏目你告诉我 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 我好怕 没事的峰我会带你离开这的 都怪我 是我连累了你
  听到我说 他勉强的冲我挤出一个微笑有气无力的对我说 你小子说什么呢 我没事的 反到是你小子出去我在跟你算账
  听他说这话我真不知是感动还是该害怕
  哥们说实在的 这会我实在是腿软 麻烦你先把我扶到床上 没办法 我把尚峰拖到床上 让他躺在那里
  峰 你在这等会 我去看看那边的窗 看是否可以打开
  好 尚峰无力的应了我一句就昏了过去www.duwenz.com
  安顿好峰 我便像窗户那边走 去哪 你想去哪 今天你们两个谁也别想离开这间房子 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 包括你们两个 你听到了么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冲那个女鬼喊了起来 我不管你是谁 要做什么 我是绝对不会像你屈服的 你听好在明天太阳出来时我一定会离开这间屋子 我们两个一定一起离开 一定
  正当我说话的时候一滴浓稠的东西就从我的头上掉到了我的鼻子上 然后又有东西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
  我只闻到一股浓重的腥臭气味也从他鼻子上方蔓延开来。我刚刚放松的神经再度绷紧起来。我恐惧而又紧张的转头,差点没和另外一张腐烂的脸亲密接触 它的主人迅速的扒到我的身体上 她的瞳孔中没有眼珠,空洞洞的注视着我 骨肉不全的鼻子一吸一吸的,给人异常的恶心感。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吸不要紧 差点被那股恶臭气薰得吐出来
  就在我感到要窒息的时候 峰 突然跑过来抓住女人 发了疯的吼不管你是谁 想做什么都冲我来吧 别搞我的朋友 只见那女人皱了皱眉,冷笑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 别急都有份
  我们两人谁也没有在说话,只是看了下彼此 就在我俩楞神的时候 女人以一种极为尖细的声音 道:“你们马上就会来陪我的 不会很久的 因为你们就要死了,呵呵 而且还会死得很痛苦!尚峰身体不住的颤抖,面对这一切的一切我知道他一定快要崩溃了 我知道现在只有我 只有我能救我们两个 我已经受够了 这么久了 已经受了这么久的折磨 就在今天做一个了解吧
  既然这样 横竖都是一死 豁出去了 哥就陪你玩到底 说完我抓过身边的女鬼 用力的像地上摔去 拉起峰就冲向厨房冲去
  峰你听我说 还记不记得上次我们看的电影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用里面的方法来救我们 首先你给我听好 只要我们能撑到明天早上 一切就会过去的 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一定不要乱 你只要听我的就可以了 能不能行就看这一回了
  我记得电影里说过 一般午夜出来活动的鬼都是吸收地气的,所以只要不让她吸到足够的地气她就会彻底消散 因为鬼物也有生老病死,如果不让她吸收到足够的地煞阴气,她就会消散 通常我们人受惊后魂魄紊乱,不自觉散逸出的七魄真气,对鬼物是大补,就会助幽魂凝成地煞。这也是为什么厉鬼杀人越多就越强大的原因。这种鬼很好识别,因为是虚体,所以没有影子 只要我们不自乱阵脚 她就对我们无计可施 也就是说 只要我们强大 他就会变成弱体 给你拿着这个 我把刀递给尚峰只要你在看到她 照头部猛切下去即可,不管看到什么也不要怕 这个时候也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说完就抓过一把盐 不记得在什么地方好像看过盐能辟邪希望能有点用
  
  十
  过了半天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我决定先出去看一下 于是对尚峰说 你先在这里 我出去看一下她是不是还在 可是峰坚决要一起 没办法我只能拉着他向客厅走去
  可接下来让我想不到的是 接下来发生的事 当我和尚峰走到客厅的中部时 转过身正想对峰说话时 只见尚峰把头低的很低 根本看不清表情 尚峰 我推了他一把 可他根本不给我一点反应 只是楞在原地
  突然尚峰咯咯的笑了起来 笑的那样尖锐 几乎要刺穿我的耳膜 此时我从子尚峰的上感到一股阴寒之气 而我自己也感到背部已经被冷汗浸透,随后我看到尚峰那张几乎没有血色的脸和那双没只剩眼白 白蒙蒙一片的眼睛 直直的瞪着我 而更让我吃惊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 我看到尚峰对我歪嘴一笑 就将自己的头摘了下来 举到了我的面前 然后用那张惨白的嘴唇一字一句的对我说给你
  然后他就把他的头颅塞进了我的怀里 这下可把我吓坏了 我扔掉他的头 本能的一步步的向后退去 却不小心撞入了另外一个冰冷僵硬的身体 给你
  此时身后又发出一个冰冷的声音 对我说给你 我机械的转过头 又看到一个拿着头颅的身体 我看到她把那棵头用一只手托着 然后送到我面前 啊 我的精神几乎到了极限 我不过一切的冲像门口 疯狂的拽着门把手
  拿着 为什么不拿 那冰冷的声音又从我身后想起
  你是谁 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不要 那女鬼不理我的嘶吼 只是凄厉的尖叫道 给你 你必须要 必须
  我不要 我不要 竭嘶底里的喊了出来
  不要就去死吧 那女鬼尖叫着 脸突然裂开 ,然后我看到她脸上的皮在她凄厉的笑声中一块一块落在地上
  我惊恐的看着落在地上的死皮 又一点一点的粘合在一起
  为什么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 你干脆杀了我吧
  女鬼只是冷冷的看着我 说 我怎会让你死得那么舒服
  我终于被她的话激怒 现在我根本就不在乎一切 我狠声的对她说 我们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们
  那女鬼冷笑道 我恨你们 我当然要这样对你们 若不是你们 我怎会死的这样惨 女鬼眼中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恨意高声道 我也要你们尝尝我的痛苦
  女鬼的话音刚落 我就看到眼前出现一片火海 而我也置身在火海之中 火海中我看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被困在火海中无助的 凄沥的哭喊着 她是那样痛苦 那样无助 忽然我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被烧着的房子前面 看了一眼就要离开 夏目你听到没有里面好像有人在喊救命 有么 算了这不关我们的事 打一通电话就足够了 走吧我晚上还要写稿呢
  我明白了 也终于明白女鬼为什么会如此恨我们了 可这一切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啊 你为什么要如此对带我们
  有 当然有 人都是自私的 难道你们不自私么 若你们当初肯拿出一点时间来救我 我就不会死的那么惨了
  那你又让我们怎么样呢 就算我们死了你能活过来么 我不管我只要你们死
  女鬼冷笑一声 栖身扑上 我只感觉女鬼惨白的脸孔越渐越近 我甚至感到死亡的气息和彻骨的寒冷 更是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我苦笑 这难道就是报应么 难道就是多年放荡不羁 玩世不恭的报应么 此时的我脑中一片凌乱 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没有半点意识
  突然间 我看到一道刺眼的白光自我眼前一亮就只那一瞬 我便听到女鬼凄厉的惨叫声 那声音仿佛响撤夜空 只见女鬼变身体一缩,整个身影就消失了。
  最后剩下那棵人头 在空中左突右闯 最后也消失不见
  峰你 你怎么会 我吃惊的看着尚峰 只见他一脸平静的对我说 我只是觉得逃避是没有任何做用的 要想活下去只有靠自己 当我冷静下来 突然想起 我老爸给我的那个八卦 我听我老爸说过 好像是我小时候从哪个庙里捡回来的 我想可能有用 于是就一直带在身上 只是我一直用红布包着 我也不知道是否有用就从不包里取了出来 想着怎么都是死 先拿来试试 看是否有用
  
  一切就这样过去了 我也把房子转手出去了 后来听以前住这里的人说 在很多年前这里曾失过一场大火 听说是有人故意放的火还烧死过一个女孩
  都过去了 是的都过去了 就像不曾发生过一样 正如尚峰说的只要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一切都会好的

  【作者的话】刚刚写小说 写的不好希望大家指点 以小说形式 我实在不会发 也不知道是我笨还是其他原因
  (文/伤逝)
  首发必发365乐趣网投:/wenwz/1020431.html
  作者个人主页:伤逝的空间
本文作者(伤逝)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一首歌 一个人 一个故事
过去的总是回不去 岁月老去 我们也老去 生命静止 却得不到永恒 听着曾经哼过的歌 却感觉不到过往的痕迹 很久 静静的翻着一本书 竟是那么的漫不经心 发现曾喜欢做的事 现在总是做不到 总是感觉很累 似乎只一触就会...
领悟
也许这就是我的答案,生活真的很无奈,空落落的人生,空落落的灵魂,好像什么都那么的不真实,又那好像什么都那么的现实。总觉得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也正是这种想法,让精神慢慢变得孤独。 偶尔我会站在川流不息的街头去看...
天使与魔鬼的爱
思念化成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等待了几个世纪的爱”像长眠的公主睁开了朦胧的双眼。 撒旦唤醒了沉睡的魔鬼赋予了他为人间带去痛苦和不幸的使命。魔鬼带着撒旦的旨意孤独的度过了数万年。魔鬼也会有爱,他爱上了被贬下凡间的...
恐怖的旧宿舍楼
事情整整过去十几年多年了,在十几年前的某个晚上,一个宿舍发生了火灾,随即蔓延到其他宿舍,因为救援队没有及时赶到所以宿舍里的人全被活活烧死了。之后学校扩建了消防通道,在各个楼道加装了消防设备。 而那栋被烧毁的宿舍...
编辑寄语
千寻
千寻:我胆子小,我看到前面下了一跳。??情节不错,看完才知道还有一定的道理。加油!??
2016-08-23 07:44 | 113.57.245.*
围围
围围:有点小恐怖好看
2016-08-02 21:00 | 183.223.45.*
仰视星空
仰视星空:写得不错,情节有点恐怖。
2016-08-02 17:01 | 101.25.101.*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随机推荐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