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章

校园文章_大学校园文章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经典文章 - 校园文章 - 恶猫

恶猫

评分:作者:Ocnos时间:2018-01-31 15:40阅读:  字体:
  我一直在思索,什么样的猫才算恶猫?

  我从小极爱猫,觉得这种小兽全身上下流溢灵性,绝没有半点兽之粗鄙或人之狡诈;家里也曾养过许多动物,一一细数,五条金鱼,一只狐狸犬;乌龟,仓鼠,捕到的蝴蝶......不是夭折便是不翼而飞。似乎冥冥之中注定,无论我养什么,都会不了了之,我养的两只猫自然也未能幸免,到家不足一天,便死于肚痛,大概是贪便宜买了市场病猫的原因吧。这对我打击甚大,从此金盆洗手,不敢染指任何动物。然而本性难,街上见了猫,犹水之碰见游鱼,生出从内而外的怜爱。

  我所在的学校位于N市,凭借两点闻名遐迩;一是女生众多,二是群猫遍地可见;这两者天然属相互吸引的关系,不知是猫吸引来了少女,还是少女引至成群结队的猫。走在校内,但凡路过一处长有灌草的地面,定睛细视,不出三十秒,定能从琐屑的叶片间鉴别出猫毛来,该猫往往比你更快觉察出对方的存在,还未看仔细,草丛抖动,一只或者两只油光水滑的大猫呼之欲出,顷刻便隐匿于层层叠叠女生身后。

  来校前,上网四处搜寻校园风景照片,第一印象便是,猫真多啊——无论摆拍抓拍,明处暗处,总照出猫的残影来。果不其然,搬进寝室的第一天,一只白猫便欣然造访。

  开学第一天,我刚收拾好行李,开了宿舍门通风,室友未归,我趴在桌子上闭目假寐。恼人而细若游丝的??声断断续续传入耳畔,响声愈演愈烈,竟蔓延至脚畔,我脑袋搭在胳膊肘上,惫于抬头,只把眼睛睁开,一张放大的猫脸突兀顶过来,胡须根根清晰。

  这是一只身形纤长的白猫,全身无一根杂毛,然而和所有流浪猫一样,毛色很脏,像被烟熏黄的雪球。猫攀在搭脚的支架,脑袋好奇上伸,挨我极近,碧绿的瞳孔泛金光,犹如落日掀起池塘的涟漪,冷冽而灿烂,每一次的眨动,都幻化出截然不同的光泽。

  如此近的距离使我不由得拖曳椅子向后躲闪,白猫也趁此机会飞窜而出,云块般飘在上铺室友床铺上。

  床畔立刻拓上乌黑爪印,我暗叫不好,大声呵斥,猫一溜小跑,到了臂长无法企及的内侧。待我费九牛二虎之力找到旧衣物,艰难攀上上铺床沿,试图用衣物裹住猫一齐运下时,猫早已踏遍各个角落,抓痕泥垢无所不至。

  即使现在赶走也是徒劳了,我吁了口气,同猫两两相望,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它的瞳孔分明闪射着狡黠嘲讽的微光。

  空气寂寂无声,传来室友扭动房门钥匙的脆音。

  新学期第一天,猫于我,我于室友,都留下了难以弥解的深刻印象。

  我就这样认识了只白猫。

  白猫名为白猫,起名者我同床畔遭损的室友A也。A说,这个名字好,大俗即大雅;我说,这个名字好,含有高度概括的哲学意味。然而起名后细看,白猫不白,鼻尖腰背均布满姜黄色斑点,加之肮脏不已,甚至有几分失却猫之雍容优雅,但它终归属猫,猫之懒意的媚态与疏离的热情一样不缺。因此,为了维护它的猫面,我们有礼貌地称其为:白猫。

  白猫有时会来讨食,每次吃很多,但不常到——一个月大约五六次;每每到来,腹部都严重凹憋下去,仿佛春野不平而野蛮的草丛,呼吸起来便急促地起伏,透露出野蛮生长的生命气息。

  我们四人都没有养猫的经验,无论是蛋糕,草莓还是肉干,有什么喂什么。白猫也来者不拒,不论荤素好恶,实践出真理,先后槽牙急急地咀嚼,嚼完后发觉不能吃,再吐出,点着猫足绕凳腿一圈圈兜,发出急躁而绵长的呜咽,间或夹杂几个模糊的小喷嚏,祈求其他种类的食物。饱腹后,白猫迅疾消失在门外,绝不留下抚摸它,和它亲近的机会。

  平日路上常碰见白猫,它也绝不会凑上前来,就像不认识般,淡漠而戒备地走远。待猫走远,室友常落寞摇头道,真是只恶猫。我倒觉得,或许猫之本性便是如此吧。

  某天傍晚出门打水洗头,恰遇上白猫。猫眼在渐深的暮色里翠得发亮。使我第一眼便望见了它。白猫一反平日沉着的常态,焦躁地在热水箱上来回逡巡,时不时用爪子碰碰开关,似乎想模仿人类,从中倒出水来。我生怕白猫弄巧成拙,弄出热水,连忙上前,白猫听见我的声音,反倒在热水器上端坐下来,首次不再躲闪目光,一双猫眸一眨不眨望我;我被这双眼钉在原地;信任,祈求,困惑......我看出无数种人类的情感,无数情感竟糅杂于猫的一双眼眸。“帮我盛水”这话仿佛从虚空冒出,我火急火燎返回宿舍,取来一碗凉水放置热水箱下,白猫连忙埋头舔舐,空气听得一片舌苔蘸水的扑簌声,不一会,见了底,白猫抬起头,我本以为它会像平日那样飞奔而去,谁知它半路竟回身,望我一眼,专注而绵长,不像是为了看,而像是为了说什么,我不由得唤一它的名字,“白猫”,听到呼唤,白猫反倒转过头,迅疾消失在将落未落的夕阳深处。

  从那以后,白猫来的次数渐渐多了;我们专门上网买了猫粮,还准备了它的独家小碗,盛满水后放在宿舍门前。白猫胆子也大了起来,吃饱后不再急于出门,而仿佛巡视领地般,轻捷而趾高气昂在每个桌椅,盛放杂物的阳台间轻快兜圈子,呼唤它的名字,它会用柔和的叫声回应。就算当它的面合上房门,它也不再惊慌失措。不过白猫毕竟是白猫,若是校园内狭路相逢,白猫仍对你视若无睹,目不斜视径直走过。可若此刻轻声呼唤一声白猫,定听到一声微弱的猫叫作为回应。看来恶猫之恶比恶人之恶要好“教化”得多。

  第一个学期很快结束,寒假到来,我最后一个归家,负责锁宿舍门,锁门欲去,心里正嘀咕白猫已几周没出现,难道猫也要冬眠云云,就听得脚畔传来微弱的猫叫,回身相望果然白猫,猫踏雪而来,似乎胖了些,体态笨拙而臃肿。行礼早已收拾打包完毕,我??半晌,只在衣袋摸出几粒猫粮,放在地上局促望它;白猫上前嗅了嗅猫粮,并不急着吃,端坐在雪地,发出极响亮的呜咽。
www.Duwenz.com
  我生平第二次懂得了猫的语言——它是来向我告别的。我试探性地向它走去,它并未起身,猫叫更为柔和了。怕吓走它,我小心翼翼蹲下,和它对视,过了许久,轻摸它的耳朵。白猫并未躲闪,反倒顺势向前,象征性地蹭蹭我的掌心,起身离去,和天地间纷飞的大雪连成一片。

  白猫说不定很喜欢大雪。

  见面第一次,白猫的壮举便使我明白了两个道理——猫可以跳得很高,以及,猫真的很喜欢软和的东西。日后的相处,使我更确信这点,白猫逢软必躺,不论是旧衣物还是抹布,都能钻进去翻滚好一阵。回想白猫吃饱喝足后就微眯着眼打量我刚洗净的床铺的架势,开学前,我特地为它买了块专用靠垫。

  刚走入院内,还没将礼物转交给白猫,便看到了白猫送我的“惊喜”——远远望见人在我们宿舍前围了一堆,挤开人群走进宿舍,不由木怔口呆——像养了十年猫似的,阳台一片狼藉,箱子衣服翻倒在地,墙面布满灰黑的抓痕,白猫安卧废墟中间,俨然肃穆;几只雪团似的小猫穿梭其间——白猫竟在我们宿舍生了四只小猫。小猫很有特点,和白猫一样,通体发白,唯一不同的是,肚子中心一律有姜黄色的斑点。

  辅导员给我们严重警告,并限我们在一天之内把猫仍出去,可猫还小,况余寒未消,又值学期伊始,送学生上学的车与行人往来不绝,非常危险。四人商议很久,最终决定用衣物和硬纸板搭造一个御寒的窝,放在楼道口,供一家四口入住。我们花了一个下午,将猫弄碎不能穿的衣服连同旧箱子拼凑成猫窝的形状,连猫带窝一股脑儿迁到空旷的楼道。

  临走,背后猫叫不断,回首望去,四只小猫钻在暖和的衣物中躲避严寒,白猫死活不肯入住围着新家转来转去,发出高昂的叫声。

  “白猫怎么了,它平时不这样——”A疑惑道。“毕竟新环境,大略需要适应吧。”我自作聪明,将食物和送白猫的垫子放在新窝里,引诱白猫进来,示意它此处是安全的。见我如此表示,白猫犹犹豫豫蹭过来,爬进窝里,但头仍露在外面,嗅来嗅去。

  十分钟后重返查看,白猫的疑惑灰飞烟灭,早已安卧其间,三只小猫在它头上背上窜来窜去,一片祥和,遂满意离开

  第二天早晨上课路过楼道口,大吃一惊——四只猫踪迹全无,猫窝也荡然无存,满地狼藉的猫毛和破碎的布条。

  我隐隐觉察出不详,四处呼唤寻找,并不见白猫踪迹。

  我仍准备一碗清水放在门口,一点没减少,又过几天,结了冰。

  我四处打听,终于在一星期后从同学那里听闻,那天早晨宿管阿姨铲垃圾,光线昏暗,阿姨误将猫窝当做垃圾,意图铲走,一铲下去,惨叫连连,酣睡中的猫四散奔逃,其中一只小猫头顶有个非常明显大豁,一路淌血,她们本想上前查看,最大的白猫跃起,挡在前面,发出嘶哑的吼叫,她们从不知道,猫也能叫得和狗一样响,连连退后,小猫四散奔逃,受伤的幼猫不知踪迹。

  我知晓白猫再不会来了。

  每每听闻猫叫,亦或望见路旁的草丛有飞影,我都期待看到白猫的身影,与此同时又怕看见它;它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我——从此以后,我怕逢着任何一只白猫,怕被另一双通人性的眼凝望......

  到了第二学期,班级组织了帮助校内流浪猫的社团,A也许也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主动请缨担任社长,在A的推荐下,我也加入其中。

  因为是学生自己组织的社团,资金紧缺,我们能做的也仅仅是各拿出点东西,众筹几场拍卖会,用得到的钱买几袋猫粮,洒在学校各个角落;我们没办法给所有猫接种疫苗,好在野猫身强力壮,普通感冒抓伤不在话下。猫类最大的健康隐患,便是猫艾滋,和人类的艾滋病不同,猫的艾滋更易传播,感染率极高,再加之学校野猫众多,一旦流行起来,难免死伤大片。

  某天下午,一位学妹在通往图书馆的小径发现一只瘦到皮包骨的猫,送往医院,发现属猫艾滋,事关重大,图书馆区域所有能被捉到的野猫都被送往医院检查。

  左拼右凑,医药费仍旧不足,好在医院同意赊账。小猫住院治疗,我和几位同学前去查看。

  进入低矮的房门,浓郁的动物气息扑鼻而来。

  小猫是姜黄色的,很瘦,眼睛出奇地大,水光满溢,仿佛随时会哭似的,然而它并不哭泣,只是一味地望人,似乎想寻某种答案似的。它像所有猫一样,爱叫,然而声音如同重感冒之人擤鼻涕时踟蹰粘稠的滞声。我们不忍听它叫,它却浑然不觉,不但叫,而且蹭人撒娇,讨食,像普通猫一般。

  于是我又识得一种猫的眼神。不论猫是否能认识到自己是猫,但猫大略是很难懂得死亡这件事。

  忽然,楼下传来女生的尖叫,夹杂什么金属物体被撞倒的刺鸣,随后传来猫撕裂嗓子的鸣叫。大家赶忙下楼查看。

  “我猜,定又是白猫干的。”医生说。

  “白猫?”听见熟悉的名字,我知道希望极渺茫,但心脏仍是不由一颤。

  “哦,这白猫也是从你们学校抓的,还在检查有没有艾滋。你不要靠近笼壁......”

  医生话语渐渐模糊,白猫矫健而优雅的身姿浮现眼前,尤其是那双翠而深的大眼,在昏沉的光线下逐渐明亮,逐渐清晰......

  门豁然拉开,又是一只白猫映入眼帘,它恰位于正门,背靠房间,缩成一团。

  提起的心又落下,绝对不是我记忆中的白猫,分明小得多,趴伏的神韵也不像,我常看吃饱后的白猫卧在旧衣服上闭目养神,即使再脏,也存留猫类灵敏狡黠的神采。这只猫洗的很白,却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神采半点全无。不过背部也有些斑,灯光昏暗看不清色泽,不知是斑点还是污渍。

  “唉,这白猫,又吓走位领养者。”医生和受惊女生交谈后连连摇头。

  白猫一动不动,僵死或冬眠般。猫类固有的优雅灵性荡然无存。

  我不自觉向白猫走近,医生连忙阻止,“猫艾滋不会传染给人,但这猫见人就又吼又叫,还伸爪挠;距笼子一米远都不行......”

  “它也感染了猫艾滋吗?”

  “目前观察没有,和它一起来的大猫倒是已经到了晚期,但它伤得也不轻,额头被砸了个大豁口............”

  “是人砸的么?”

  “看样子像,伤口很整齐,大概是刀或铲子吧.....这猫这么怕人,估计也因此吧。”

  我彻底明白了,我想立刻抚摸它的毛,安慰它。

  听见接近的脚步,白猫蓦地炸起,它的嗓音明显已嘶哑到几乎发不出声音,但它仍极力发出高昂的嘶吼。

  医生赶忙阻拦,“别说接近,就是一米之内都不行——”

  众人纷纷议论,真是只恶猫。

  白猫缓缓转过头,我分明看见他母亲那双翠而耀眼,说着人类话语的眼睛。

  我与它久久对视,从此再不逗猫。
  (文/Ocnos)
  首发必发365乐趣网投:/wenwz/1027283.html
  必发365乐趣网投评分:8.2
本文作者(Ocnos)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编辑寄语
本文由以下大编辑审核过!
余落先生通过
笔耕通过
木瓜娃子通过
文博通过
夜行通过
半世流年
半世流年:对猫的描写,不错!不难看出:作者喜欢猫,否则怎观察如此细致呢
2018-02-01 20:22 | 36.35.35.*
夜行
夜行:感情真挚,对于动物的感情我是一种逃避的态度,因为会有乍然的离别,所以干脆不去开始,只喜欢但从来不养任何东西
2018-01-31 16:44 | 1.199.193.*
余落先生
余落先生:是人坏还是猫恶呢?
2018-01-31 16:09 | 153.35.38.*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