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_感人的爱情短篇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爱情故事 - 帝王殇(上)

帝王殇(上)

作者:梦飞时间:2018-03-01 20:08阅读:  字体:
  无尽的时空中,是否有人还记得,曾经的美好;岁月再流逝,什么能抵挡呢?再坚硬不可催的物质,也会在时光的力量下飞灰烟灭……

  但却总有那么几个瞬间,成为史诗的神话,永久不灭,在千年之后,仍然震撼着世间。

  明明灭灭之间,似有佳人遗世而独立,又似乎有人在星河边低吟浅唱。鼓声震天,呼声如雷,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所有的爱都瞬间崩塌。飘荡在雾霭沉沉的天地之间……

  ——————————————

  无尽的森林深处,有灵泉汩汩而出,有百鸟灵音环绕,亦有瑞兽奔腾欢闹,有鲜花怒放争艳,有百草舒展身姿,一幅万物和谐的样子。

  在其间,有红衣一袭,顺着自然的格律翩翩起舞,如蝶般轻盈,如风般轻柔,芊芊玉指轻拈一片玉花,于鼻下微嗅。姣好的面容,微嗔的表情,曼妙的舞姿,一切都散发出一种少女的气息。

  她在林间走动时,花草为之动容,兽禽为之避让。抬指落指间,自有无数风情。

  “芊儿,该走了!”

  少女失神间,却见花间闪现出一个威武霸气的中年男子。

  “爹爹,真的要这样吗?”少女叹息一口,望着淙淙流水,有些失神。

  “帝国谋划多年,在此一举。”中年男人看着少女,眼神闪动,似有无奈,似有不舍……

  一切都化为一声叹息:“唉——”

  “我不怪你。”少女望向远方,俯身坐下,轻撩琴弦,清脆的琴音缓缓从少女指间流出。

  “什么时候?”少女任然低头看着那把刻着一弯月亮的木琴。

  “明日他就要来了……”男子低头。

  “知道了,我会去的。”少女依然没有抬头。

  “那,你自己保重……”男子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要说,末了,还是袖手一抚,踏步而去。

  “月儿啊,月儿啊——”男子走后,少女轻抚着琴弦,眼中有雾气浮现,灵动的双眼此时却有波光闪过。

  风有些大了呵,吹动少女的如瀑的秀发,那散落的黑发便随风飘动,无规则的,凌乱的,散漫的……

  几缕青丝漂至少女嘴角,少女没有去拨它们,只是任之随性。

  蓦地,天空漂起了小雨,湿润了地上的一切,让一切都换上了一种阴郁的眼色。

  微雨入眸,打断了少女的思绪,却又很快化作一滴清泪,沿着一丝发,无声地滴落在地上……

  “三皇子,我们快要到了。”

  此时,一辆富丽堂皇的刻龙金色马车子在五条异兽的拉力下快速奔跑着。周围还有着大群的护卫,彰显出主人的尊贵。

  “时间过的真快啊,距我上次到这里应该有些年了啊!”车厢里,有一个一身绣龙紫衣的少年,眼神平淡地道:“只是当年……”

  少年没有往下说去,只是眼中流露出一丝追忆的神情,久久无语。

  车子在飞速前行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宫殿出现在众人面前,车子的速度减了下来,慢慢地停在宫殿的入口处。

  此时入口处也有人早已在那里等候,见车子停稳,一个着装明显富贵的一个男子走上前一步,对着马车作揖,道:“帝国司相尤泗见过三皇子!”

  “司相大人竟然亲自来了,晚辈有些失礼了。”只见一个少年从车中走出,整理了身上的衣袍,谦虚地回礼道。

  “里面请!”那司相侧身对着少年邀请。

  点头之际,少年沿着台阶一阶一阶慢慢走了上去。

  很快,一座雄伟的大殿就呈现在他的眼前,少年再次整冠理衣,走了进去。

  “参见陛下!”少年对着殿上镂金宝座上的金袍男子恭敬地弯腰道。

  “三皇子殿下可谓是玉树临风,气度不凡啊!”殿上男子夸道。

  “陛下谬赞了,比不上青碧帝国的各位才俊。”少年弯腰回答。

  “你我两国联姻,是为天下之大事,更是加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啊,如今的形势严峻,只有我们两大帝国联合起来,才能谋更大的出路。”男子望着少年,说道:“三皇子如今即已来了,就先休整一下,待到下午,朕自会安排你们见面。”

  “依陛下所言。”少年拱手道。

  随即,少年和他的护卫都被安排在一处豪华的宫殿里面。里面有美食无数,更有美女歌舞,一幅富贵气派的样子。

  少年并没有关注美食或者美女,他径直走向一个房间,走到门口,道:“不要来打扰我,有人来了要通报一声。”

  “是!”侍卫们齐声应道。

  少年姓莫名立羽,是北寒帝国的三皇子,由于种种原因,他要和青碧帝国的公主青芊芊联姻。

  莫立羽自己一个人盘坐在屋子内,一丝鲜血自嘴角溢出,他拿出一个绣着羽字的手帕,轻轻地拭去那一抹猩红,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笑容来,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此时,森林深处,红衣少女有些留恋地看了这个她生活多年的地方一眼,毅然迈脚上了一个来接她的马车。

  马车看似慢慢地在走着,像在踱步一般,不过大地却在马蹄下飞速流动着,少女抱着一个木琴,在车子上失神。

  马车来到了一处很大的亭台之前停了下来,亭在山巅,于亭中可见深崖瀑布,也可见远处飞鸟白云,放眼望去,一片青山绿水的美景。

  此时男子已在亭中傲立,面对着山水,道:“芊儿,你来了。”

  是的,只是淡淡地说道,仿佛思绪已经飘了很远,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是啊,我来了……”少女下了马车,抱起木琴,放在石桌上,也是没有看男子。

  “去请三皇子来吧!”男子吩咐身边的护卫,有些烦躁地道。

  护卫领命而去,留下了沉默的两个人。

  莫立羽也刚刚整理了一番,休息了一会儿,他坐在宫殿中央的桌旁,仔细地品着一杯香茗,闭着眼睛,好像真的找到了茶的真谛所在。

  “三皇子,该走了。”这时,一个护卫自外走来,对着莫立羽报告。

  “走吧,去见见也好。”莫立羽睁开双眼,看了护卫一眼,走了出去。

  青芊芊就在那里坐着,而青碧帝国的皇帝就那样站着,他们都在等莫立羽的到来。

  莫立羽在那个护卫的带领下朝着那个亭子走去,一路上,他看着这里的绿水青山,有些感慨,他所在的帝国叫作北寒帝国是有原因的。

  帝国处在大陆北方,长年处于寒冷的冬天,山上常年积雪不化,原本应该肥沃的大地却是冻土,但正是这样艰苦的环境造就了北寒帝国的人的崇武风气,所以北寒帝国的士兵们都是以武为尊,这是自古传承下去的风气,也算是北寒帝国的祖先穿越时空所送来的一笔为数不多的珍贵的财富了。

  此时,天上又飘起了细雨,将天空洗的好似没有一丝尘埃,莫立羽伸出手来,像是要去承接住那无边的雨滴,又好似在享受一般。他所带来的护卫们也是一脸陶醉的样子,仿佛沐浴在这南国的细雨下,他们的灵魂都得到了洗礼一样,而他们又像是在膜拜苍天,如同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对外物一无所知的样子,他们也对这有些凉意却有温暖的雨滴充满了好奇。

  “北国的人啊,一生又是否能得一见呢?”莫立羽叹了一句,跟着带路的护卫继续向前走去。

  这时,于雨中飘来一阵美妙的琴音,清脆而又明亮,透过滴滴细雨,环绕着莫立羽,他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往前走去,那带路的护卫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莫立羽伸出的手阻止了。

  他静立在这雨中,润湿了他的绣龙紫衣,润湿了他的冠发,他静静地感受着这音符在耳边跳跃的感觉,仿佛想起了什么,又仿佛忘却了什么,一种迷离的思绪自内心深处散发开来,他想要抵挡住这感觉的潮流,却是无能为力,那音色是有着天生的魔力,吸引着莫立羽全部的心神,他此刻只是想忘掉一切,忘掉所有的,不管是好的,坏的;让人惊喜的,让人苦恼的,他现在感觉这一切都不在重要了,在他的世界了,只有这微雨中的琴声,他的思绪像是要离体而去一样,他控制不住自己要去一个完美的,没有一切争端的地方,他忽然明白了,原来自己内心深处还是渴望一片净土的,他原来并不是一个只知道真权夺利的皇子,他同时也是他自己——莫立羽。他从来不去思索自己除了一个皇子,还是什么,而今天,一震空灵的琴音却唤醒了他内心的疲劳,他真的有些累了啊,累了。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境地还能处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何时会结束,只是感觉自己这些年,真的好像忽略了很多一路的风景,他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开心地笑着在什么时候了,不记得上一个真正的朋友是谁了,甚至他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姐妹是谁!身为皇子,这何尝不是一种深深地打击呢?

  随着琴音落下,莫立羽蓦地睁开双眼,看着远方的青崖小雨道:“奏此曲者,是芊芊公主吧?”

  领路的护卫恭敬地道:“正是!”

  “走吧,去见见我的皇妃!”莫立羽此时一笑,拂了衣袖,向前走去。

  青芊芊的一袭红衣很是耀眼,距着很远,莫立羽就看到了那一抹令人感到心疼的一抹鲜红,在这细雨连绵的天气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一种韵味。

  “参见陛下!”许孤走到近前,对着男子一礼。看向那少女时,少女此时却是低着头静坐在石桌旁,并不言语。

  “好了,这就是我们青碧帝国的公主,也是我心爱的女儿,青芊芊了。”男子看向莫立羽,道:“你们现在可以聊聊了。”男子说道。接着又转向青芊芊,看了看她,道:“朕先走了,你们两个聊吧。”

  “恭送陛下!”莫立羽向着男子,恭敬地说道。

  “嗯。”男子应了一声,再次看了青芊芊一眼,带着护卫,走出了亭子。

  莫立羽坐在了石凳上,靠着石桌,自己倒了一杯茶,眼睛却是望向了那流水青山与细雨之中。

  “你也喜欢红色吗?”莫立羽仔细地品尝着那杯热茶,问道。

  “嗯。”一声微弱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莫立羽站了起来,走到亭子边,扶着护栏,极目远眺,良久无声,他叹了一口气,道:“那琴声可是你奏的?”

  “嗯。”依旧是一声轻音,像是要淹没在有些大了的雨声中。

  “琴声很好。”莫立羽评价道。

  “嗯。”

  莫立羽转过身来,看向青芊芊,道:“可否抬头?”

  这次少女没有再应声,只是还是在静坐着。

  “我知道,或许你并不愿意嫁我,可……”莫立羽没有再往下说。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低声道:“帝王之家的无奈啊!”

  少女此时却是抬起了头,露出那倾世的容颜,绝美的脸上没有一丝瑕疵,柔韧的秀发随意地披在身上,映在这雨日的山中,似乎一幅永恒的画。就像是自然以其韵律而造就的人间的完美。莫立羽身为北寒帝国的皇子,美女自然是见过不少的,只是或许是因为地方的差异吧,他所见的那些,都少了几分灵气,多了几分妩媚,那些人大部分都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对自己暗送秋波,却从来没有一个能让自己真真正正地欣赏。

  青芊芊看着莫立羽看着自己,不由得再次低下了头,她的心里此刻的感触只是一句:“这就是我以后的夫君吗?也是……”她没有在往下想,只是轻轻地道:“我是青芊芊。”

  说着,她站了起来,放好木琴,对着莫立羽一礼。

  莫立羽看着她,眼中有惊艳,有欣赏,有赞叹。

  “可否再为我奏一曲?”莫立羽坐了下来,为又自己倒了一杯茶。

  “嗯。”她轻轻地应道,手指铺展开来,在琴弦上武动,一阵美妙的声音再次缓缓而出,似要诉说着什么,似要表达着什么。

  莫立羽看的有些呆住了,他看了青芊芊许久,叹了一口气,以低不可闻的声音道:“你,不该嫁我;我,不该娶你!”

  莫立羽的声音并没有很大,故而很快就被那琴音冲去,只是莫立羽此时的心却是有些不平静了,他知道这次联姻的目的,也清楚自己的状况,他不想让这样的一个灵动的,无邪的,天真的少女卷入其中,可世事无常,作为帝国公主,生来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注定是作为帝国的一种外交手段,来维护那只是因为利益而暂时的脆弱的结盟,其实每个帝王都知道这一点,又有哪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女儿呢?即使他是至高无上的帝王。

  一曲终了,青芊芊十指轻抚琴弦,没有说话。

  “你的琴弹的很好。”莫立羽看着青芊芊认真地道。

  “谢谢。”青芊芊道。

  “南国的风景很好,可是我们北国却也有一番不同的秀丽。”莫立羽看着青芊芊,继续说道:“到了北方,你会见到不一样的美。”

  “嗯。”青芊芊依然是一声轻应。

  “准备一下吧,明天……”莫立羽望向北方,道:“与我一起,去北寒。”

  “芊芊明白。”青芊芊道。

  莫立羽看了她一眼,起身向亭外走去,没有再说什么。

  此时雨停了,可阳光还是没有突破云的遮挡,被洗过的天尽管干净而又清新,只是少了阳光的洗礼,看上去总是那么的令人不自在,少了几分明媚,多了几分忧郁,看着让人高兴不起来。

  莫立羽沿着来的路,带着护卫,慢步走去。

  青芊芊看着莫立羽走去的背影,眼中充满了复杂,她只是感觉自己的人生好像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自己的命运已经被定型,没有什么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发生,自己就像是一颗棋子,生来就是一颗棋子而已,没有人会真正为自己着想,就连自己的父皇也只是在利用自己……

  她想到这里,却是有些凄迷地笑了起来,纵有倾世容颜,纵有风情万种,却也抵不上万里河山,帝王将相,身处其中,却身不由己,自己的存在,难道真的是上天忽略了吗?或许,到了北寒,会好点吧?至少,远离了这个让她无比失望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莫立羽整装待发,一袭绣龙紫袍,傲立于车前,在一群护卫的衬托下,英武神明,就像是一个即将要君临天下的帝王,又像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将军,骠勇善战。

  青碧帝国的帝王青乾此时一袭金色九龙袍,屹立于高高的石阶之上,一幅傲视天下的样子,仿佛要把天下苍生纳入掌中。

  “三皇子可否准备好了?”青乾问道。

  “禀陛下,准备好了。”莫立羽道,看着从右边缓缓走来的青芊芊,依然是一袭红衣,抱着一把镂月木琴,在侍女的中间,显得是那么的显眼,吸引人的目光。

  “朕今日就把女儿交到你的手中,你要娶她对她好,可能做到?”青乾程序性地问道。

  “我一定会对她好的。”莫立羽看着青芊芊,不知道是出于真心,还是出于礼节。

  “芊儿,你可愿意嫁于他?”青乾看着青芊芊道。

  “芊儿愿意!”青芊芊回答道,声音却是大了不少,似乎是突然间有了勇气,又像是有些不满,或是有些失望?还是说有些松了一口气?

  青乾此时却是眼睛一眯,随即笑道:“好,好,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是希望你能好好地照顾一下芊儿。”

  “那是自然。”莫立羽抱拳躬身向着青乾道。

  “好,那你们就出发吧!”青乾说道,随后一转身走向皇宫深处,也没有再看青芊芊一眼。

  莫立羽看着青乾的离开,转向青芊芊,道:“你父皇好像不怎么关心你啊?”

  青芊芊没有应声,沉默地走了过来,走到车子里面去,道:“你不是要回去吗?我们出发吧。”

  莫立羽却是一愣,青芊芊再她的印象中,可谓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人,这次竟然主动说这么多话,实在是令莫立羽感到有些意外。

  他笑了笑,转身也钻入车中,对着外面的护卫道:“出发吧!”

  车子瞬间腾空而起,他所乘的车子是五条飞行异兽所拉着的,可以飞空而起,速度很是快,车子周围也有供护卫站立的边沿,可谓是极其方便了。

  速度很快,可是莫立羽在车上却没有感到一点颠簸,相反,还感觉很是平稳,他还能在车里面沏一壶茶,慢慢品尝。

  而此时,莫立羽看了坐在对面的青芊芊一眼,也为她倒了一杯,道:“这是我们北寒帝国雪山之巅的雪洱茶,与我共饮一杯如何?”

  莫立羽看着有些沉默的青芊芊,道:“北方的茶,不同于南方的茶。”

  莫立羽摇了摇手中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小口,接着道:“南方的茶,温文尔雅,如谦谦君子妩媚淑女,喝下去让人有种思绪飘飞,温润如玉;北方的茶,生在寒气中,少了几分翠绿,多了几分沧桑,它可以让你平静下来,静静地去思考,不会让人觉得厌烦和乏味,它是一种独有的清凉,让你保持平和。”

  莫立羽看了青芊芊一眼,继续道:“来一杯?”

  青芊芊看着桌上的茶,却是一把拿过,一饮而尽。

  莫立羽看着青芊芊,暗自道:“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www.duwenz.com
  莫立羽看着青芊芊这样,心中却是百味陈杂,仿佛有千中思绪,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莫立羽的车速度很快,半天的时间就从青碧帝国出来了,只是越往北走就越冷。

  莫立羽看着坐着车上的青芊芊,脱下了身上的一件披衣,走到青芊芊背后,轻轻地为她披上。

  青芊芊此时却是身体一颤,她感觉这种温暖自己好久都没有享受过了,纵然自己修为已经可以抵御严寒,可这小小的举动仍然让她的心产生了一丝波动。
  (文/梦飞)
本文作者(梦飞)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断剑之情
他有些醉了啊,真的有些醉了,从他脸上的红晕,手中的酒杯和懒散地倒在地上散乱的酒壶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多么的——落寞呵! 少年的锦衣映着惨白的月光,他有些想要流泪的感觉了,他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为什么这一切要...
若有一天,阳光照着乌云
若有一天,阳光照着乌云 色彩斑斓的虹上 可还有绿意盎然的草原 若有一天,乌云大雨滂沱 泥泞的路上 可否伴我同行 若有一天,微雨清风如眸 岁月咖啡的桌边 恐再无你拈书页的声音 若有一天,风和日丽天晴 那清澈的溪流...
化蝶共舞阡陌上,张翅为枕任蹁跹。 故园桃林春依旧,醉花戏风却无言。 可道世间存人仙,细雨入眸是经年。 自我秋日入学时,便注今生无涯日。 素手白衣扣红尘,青衫白袖俱往矣。 三千碧落一倾城,空恋山河到白首!
上一篇:断剑之情
编辑寄语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Baidu